张健:《中国女性艺术》代表性艺术家

足音 2016 纸本设色 70x70cm

枕着长毛的方月亮

梦游在绘画天堂里的不老女孩

——女画家张健及其作品赏析

image.png

张健,这位行业资质短浅但仅近十年间就在绘画艺术殿堂登高临远卓尔不凡的女画家,无论你是与她交往共事还是品读她的绘画作品,你都会不由自主地被一种无形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带进一种如沐春风如饮甘霖的美好生命体验之中,而且,这种美好的体验与感觉,她身边所有的人都有共识认同。

美术界老前辈黄宾虹先生在《宾虹论画》里有两句至理名言“画品之高,根于人品。画以人重,艺由道崇”。“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道德经.第二十八章》

我们中华民族的古聖先贤早在数千年之前就为人类指点迷津,谆谆教诲内心纷繁复杂的世人“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以赤子之心诚恳待人接物是最智慧最美好的生命状态。张健及其绘画实践就是中华古聖先贤千载之约的经典案例。

非著名女画家张健,我们都说她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也不需要长大,永远都不会老去的女孩。她对她生命中的所有相遇的人都心存一份善念。我曾经傻乎乎地询问她身边的人,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那么喜爱张健?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看她的眼神都流露出那种清一色的至爱亲情?他们几乎都是异口同声的标准答案:“那是因为张健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怀着一份至爱亲情!”

陈年 2017 纸本设色 130x95cm

是的,女画家张健,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的心灵之中满是阳光和真诚,她对真善美天生一段热恋痴情自然而然地拥抱和亲近;她对人对事从不设防彻底信任。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朋友没有敌人。她对她人生相遇的所有人都是真情而诚挚的,没有远近亲疏之别,就像佛祖没有分别心一样。在她的记憶中,只有他人给予的恩惠和生活的美好,从来沒有一丝抱怨与愤恨。我们从来没有见到她指责过谁或者生过谁的气。于是,她的人间被她的这种人生态度自然而然地活成了天堂。

真的,我十分感谢张健这位非同凡响的非著名女画家。她和她的作品让我终于得以领悟,中华古聖先贤所期待的那种“复归于婴儿”的最美好的生命状态得以实现是以人们能否“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为前提的。我终于领悟到:“复归于婴儿”的生命状态对于玉成人生的美好或者成就人生伟大的事业具有多么重大的不可或缺的意义。女画家张健在她的人生与绘画天堂里的生命体验与践行为人类提供了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

女画家张健在她的人间天堂里全然没有功利之心,没有远近亲疏分别心,看到一切都是阳光美好的生命状态,一旦进入绘画王国也就如同进入了自由世界的天堂一般。她在她的绘画天堂里,完全没有一丝半点功利之心,没有丁点的门派之别,没有一定要这样画或者一定要那样画的争论和纠结。于是,奇迹发生了,她在她的绘画天堂里闻得到太阳的香味,懂得到月亮的诗情,听得到花开的声音,看得到上帝的真身。因此,她的每一幅绘画作品,几乎都是一种思接千载、视通万里、心驰八荒的生命内在的轻歌曼舞浅吟低唱,都是天道本源的自由挥洒和真性表达。

方月亮 2017 纸本设色 105cmx117cm

读者诸君,请随我来一起品读这幅我取名为《长毛的方月亮》的代表作。

这幅让人无法抗拒内心被深深打动的画,在看到它的那一瞬间,我仿佛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中。很多人眼里视为畏途的寒冬雪夜,在张健的画笔下,居然被表现得像唐人张若虚独步千古的《春江花月夜》一般诗意而美好。

寒冬的夜晚,

漫天鹅毛大雪,

风雪中的芦苇,

天上是长毛的方月亮,

浅滩的冰水中,

一对白鹭夫妻全然不觉天寒地冻风雪交加依然百般恩爱浅吟低唱。

整个画面的静谧祥和让你根本感受不到寒冬雪夜的冷气逼人而是被一种花好月圆的良宵美景的感觉温暖着。

这绝对不是一个平庸的画家可以企及的境界和高度。

我不由自主地问张健:“为什么会画出这样的效果,而且,月亮不仅长毛还是方的?”亲爱的读者,你猜她是怎么回答的?她不假思索慢悠悠地告诉我说:“画着画着就画成了那样”。

读者诸君,女画家张健的画之所以有那么多妙趣横生妙趣天成令人无法抗拒的冲击力和感染力,奥妙应该就在于此!她的画几乎都是“画着画着就画成了那样”。

所以,读者诸君,请原谅我的率性和不专业,我就觉得只能用“枕着长毛的方月亮在绘画天堂里梦游的不老女孩”这么长一个句子作标题才能概括表达我品读的感受。

“复归于婴儿”的生命状态,“画着画着就画成那样”的自由挥洒真性表达,应该是女画家张健独特的艺术风格,我们可以通过她的《天籁·系列组画》一幅一幅地去品读去感受。

天籁 2017 纸本设色 117x117cm

《天籁·系列组画》之所以取名天籁就是源于这个系列的每一幅画“画着画着就画成了”天地万物精灵变幻无穷的自然组合形态,就象天空舒卷的云彩,你很难说清这一幅画的是什么那一幅画的是什么。但是,其妙趣天成的节奏和韵律有如大自然最美妙的音响天籁一般让每一个欣赏者见出变化无穷的美妙。《天籁·系列组画》完全是作者心灵在茫茫宇宙中的自由行走,完全是作者“复归于婴儿”的生命状态与天同道,心与天接,和大自然相融共生的一种生命信息的自由倾泻与浅吟低唱!因此,真的没有必要去追问这些画何以形成。你只要敞开心扉去感受接纳春风十里满天云霞就是。我特别喜欢《天籁·系列组画》中那一幅被我命名为“足音”的画。整个画面由不规则的冰裂一般的色彩块面组成。各个色块融合在一起完全是一种自然天成的形态非人力可为。这些自然融合的色块构成一种妙不可言的时空感觉。不经意间,一只远古人类的足跡十分清晰地出现在画面之中,一种天地洪荒元气鸿蒙的神秘时空效果油然而生。灵感自来的作者信手在右上角画上半只现代人的脚掌,于是,一幅绝妙的穿越古今时空的作品完成。我建议取名《足音》。

一位资深画家在观看张健绘画作品时由衷地感叹:“张健作画如有神助”!

天听 2017 纸本设色 920x920cm

《天听》是张健绘画作品中最是佛光普照令人肃然起敬的作品。我看到这幅画的第一感觉就是犹如置身天国真正站在佛祖面前,而且,内心有着一种十分强烈的想要喃喃自语娓娓倾诉的激情涌动。这尊佛像,作者用一种非常人可以驾驭的绿松石冷色调把侧耳倾听人间芸芸众生疾苦和心灵呼唤的佛的形象画得庄严而慈祥,一道如弯月如彩虹的弧形彩带半绕在佛后的天际,红霞满天形成的非人力可为的梦幻般的效果就是名师国手们感叹的“如有神助”的神来之笔。最为神妙的是在右下角对着佛在倾诉呼唤的小仙人们,完全就是画家在泼彩挥洒时自然浸润出来的。我们并不是在刻意神秘化。客观地说,当人们在绘画的天堂里自由挥洒色彩与线条的时候,往往会有出于画家意料之外的最能够表达作者心灵深处意念的效果出现,所谓神来之笔是也。

当然,也并不是说女画家张健的绘画作品全部都是“画着画着就画成了那样”。她的作品中也有面对芸芸众生深怀慈悯的关照和表达。

皈途 2017 纸本设色 87x95cm

《皈途》就是一幅深怀慈悲关照世人心灵的力作。

《皈途》画的是深蓝色石壁为背景的一只巨大的佛手,一位身着黄色僧衣的僧人跪靠在佛手的大拇指上忏悔。又是那种感觉,我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我又是如同被电流击中,我甚至连血液都几乎要停止流动!我心灵的深处油然而生对世人的万般悲悯。画家用最简单的绘画语言揭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深重的一道千古难题,尘世中的贪婪和欲望对世人皈依佛门,最重要的是皈依真善美的牵绊和阻挠。这位僧人忏悔的时候,或者说也不一定是忏悔,只是跪靠在佛的拇指上憩息,画家用最智慧的表达——僧人的一只睁着的眼睛一只迷茫而痛苦的眼睛把人类的千古难题揭示出来。僧人在皈依佛门之前的尘世中是有万般无奈或许是有罪过的,是佛的吸引力,真善美的吸引力导引了他的皈依。但是,尘世间又还有许多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无奈和纠结牵绊着他。他无力低垂着的左手,画家有意违反人体透视反着画的右手,空洞而痛苦的眼睛把僧人内心的矛盾纠缠表现得地老天荒……

我曾经一次次地站在张健先生的画作之前屏住声息久久地凝视甚至是聆听,每一次都毫无例外地被她的作品席卷进一种忘我的状态,或者在她的作品面前毫无顾忌地高谈阔论,或者对着她的作品悄无声息地发呆,甚至,有时,我还会在她的作品面前默默地落泪。读者诸君,你千万不要以为我是少见多怪。我一生喜爱藏画品画,尤喜观看画家现场作画。上世纪七十年代我曾亲眼目睹过关山月、黄胄、李苦禅等名家国手作画,近些年也常常有幸现场观看黄永玉、莲花老僧、阎正等一代名家作画。我想表达的意思是,六十有六见惯不惊的我,对于张健先生的画作的拍案惊奇痴迷沉醉,实在是一种很特别的情形。我一直在思考,我上文提到的那些因缘应该还不是张健先生作品独树一帜登高临远的成功之道的全部。

我一直带着极大的热情持续地在张健先生的绘画王国里巡游行走。

最近,她的两幅大尺寸古典风格的画作引起了行家里手的赞叹也引发了我深深的思考。

两幅画都是设色纸本,古色古香,表现的是远古洪荒时代的某种情景或者说某种意蕴。我建议取名为《鸿蒙系列组画》。其中我取名为《鸿蒙系列组画.奔鹿》的那幅鸿篇巨制,画面上人类祖先或猎狩、或劳作、或载歌载舞,在奔突的鹿群的比照下显示出地老天荒的悠远绵长。人类远古洪荒、人文初发、蒙芽兹始时代的那种韵味、那种气息,穿越时空弥漫开来,由不得你,直接把你席卷进去作一次精神的游历,作一次灵魂的对接。这幅画的博大,这幅画的悠远,这幅画的深厚,让名家国手惊叹,让观赏者痴迷!

鸿蒙 2019 纸本设色 190cmx333cm

我问张健先生:

怎么会想到要画这样的画?要画这种像祖先的壁画、像祖先的岩画的画?要画这种似乎在哪里见过但确实哪里都没有的画?

她说:“没有学画画的时候就有过那样的念想。一九九五年观看过敦煌壁画之后有过,后来没有学画画的时候有过,学了画画之后就更加有过,但一直没画得了。有了圆.美术馆,终于可以画出来了。”

我怦然心动!

这是一位真正的虔诚的艺术家!

画一幅画,那种情愫,那种怀想,居然可以在学画之前产生,然后,持定珍藏数十年,然后在某一时空,把生命内在的风雨阳光浅吟低唱一起融聚倾泻。于是,《鸿蒙系列组画》便悄然问世。而且,作品完成之后,她去西藏朝圣,在布达拉宫高高的围墙上,她欣喜万分地发现,那些风雨剝蚀的印痕,有许多许多图形就象她的《鸿蒙系列组画》!她欣喜地把这些图片拍下来发给我。我也被深深地震撼了。今天,我也把它们发送奉献到大家面前。

读者诸君,写到这里,你一定完全可以理解了,这种历经数十年涵孕滋养的画作何以如此悠远、博大、深厚?

还有,

我说《鸿蒙系列组画》鸿幅巨制是“悄然问世”那也是事实真相。张健先生,她在圆.美术馆,差不多是一年有余,默默地画这两幅大作品。她就是那样默默地画,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要画什么或者要怎么画。因此,一年有余,当这两幅作品完整的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这样的老相知也只能情不自禁、不由自主地被席卷进去而拍案叫绝。

这样登高临远独树一帜的鸿篇巨制的创作醖酿总得有点风声有点响动吧?

没有!

近年来,张健不断地深入探索中国的传统文化,并以画作“小切口”体现出来。比如她的“门”系列作品。

守城人 2017 纸本设色 105x72cm

她的灵感来自于——《论语·雍也》云:“谁能出不由门?”在张健看来,道理虽很简单,却包蕴丰富。门即以其“入必由之,出必由之”的特殊性而承载历史的沧桑风雨,演绎出一幕幕动人的传奇,焕发出绚丽夺目的文化光彩。

而且, 张健先生的新作品好作品从来都是“悄然问世”,从来没有风声没有响动,更不要说招摇过市的炒作。

但是,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她的许多好作品业界藏家不只一个不只一批不只一次地要以高价求购收藏,她一律不忍割爱,毫不动心。她就像一位慈祥多产的母亲呵护着她的每一幅画作。你去她的圆.美术馆,从她最初的作品到现在的惊世之作,都在那里!她当年的油画,她异想天开地用拉动收缩的轨道移动墙全部珍藏在那里,看得让你不能不肃然起敬!

她的那份虔诚,她的那份淡定,她的那种执着而深情的耕耘和守望,在这个红尘滚滚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应该是一个特例一个绝版!

我对张健先生及其画作的品读和赏析永远在路上。

因为,这个枕着长毛的方月亮在绘画天堂里梦游的不老女孩的创作正当盛年。而我,又是那么喜爱她这个人,那么喜欢她的画作。而且,我私下里还有一个愿望——我想动员她说服她慢慢地接受业界收藏家们的求购,把作品分享一些给世人。因为,张健先生的绘画作品是属于社会的、是属于人类的、是属于世界的。

张雪翔

常德市让满山花开书院院长

二〇一九年九月于满山花开书院

张健

1962 出生于湖南岳阳

1997 毕业于北京商学院

现居湖南长沙,现为中国文化信息协会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张健作品多次被制作成邮票、明信片,并被“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中国当代艺术名家”展览会永久收藏。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