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实力派”马吉携紫砂文化登上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

10月17日,紫砂艺人马吉携紫砂文化登上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向世界传播和介绍宜兴紫砂文化。

纽约时代广场的纳斯达克大屏,作为“世界第一屏”,是全球顶尖企业以及世界文化名人展现企业实力和文化风貌的窗口。“新锐实力派”马吉登上纳斯达克大屏,代表了艺人自身的文化标识,也是宜兴紫砂文化走向世界的表现!

国家助理工艺美术师 马吉

追梦少年 以壶为马

马吉30岁的年龄,文艺,不喜言谈,但待人亲近。作为80后杰出紫砂艺人,集才华和颜值于一身。爱紫砂,重传承。他的学艺经历,可谓与众不同。

对于很多人来说,童年应该是三五伙伴嬉戏玩耍,直到天黑才回家的美好记忆,但对于出生陶艺世家的孩子来讲,童年就是与泥为伴,与泥为友。

爷爷辈开矿的时候,马吉整天跟在后边玩,一直到舅舅自己开矿,大点儿的马吉学着帮助家里开采泥料,年少的他并不知,这是他以后做壶至关重要的经历。

马吉懂得沉淀,知道顺势而变,也有自己的坚守!

静-到世界只剩自己

生活归于平淡,内里却近乎绚烂,马吉身上没有虚张声势,没有繁华堆砌,只有纯粹的安宁的灵魂。

马吉,会制壶,能制壶,但并不是与身俱来的本事。

2007年,刚完成学业的马吉,进入徐秀棠艺术馆(长乐陶庄)学习全手工制壶。制壶不比读书写字,除了具备扎实的功底,要做出好壶,很难。

学艺的日子很苦,每天天亮出去,天黑才能回家,打泥条一根接着一根打,直到师傅满意。

打泥条、拍泥片,咚咚...咚咚咚...,这样的声音对从小生长在镇上的马吉来说并不陌生,但师傅远远的看着,不说一句话,陶庄里的人都知道,这是师傅的暗语“不行!”

有一次,马吉厌倦了如此重复的学习过程,就问老师能不能快点儿教他做壶?老师笑笑走过来,看看他打的泥条,然后就坐下自己示范起来。马吉看着师傅,突然觉得惭愧,自己刚开始学习就心浮气躁,师傅做壶几十年了还能这般认真。第二天开始,马吉来的更早,也更加用心。他的手上经常磨的都是水泡,但始终没有放弃。

马吉笑着说“多亏师傅教导严格,不然今天就后悔了。”教不严师之惰,似乎中国传统文化中,老师自始至终都是这样的角色。所幸教导没错,被约束的方方正正,不得半点儿含糊,打好基础,才能做好紫砂壶。

整整一年,马吉早进晚出于陶庄,心无杂念,只打泥条,仿佛修行般认真虔诚。泥的方圆薄厚,靠长期练习才能掌控,一只手辅助,一只手不停拍打,从清晨到日暮,光线流转于手上、肩上、背上,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的校园,但此刻有的却是风声雨声搭子声,以及全身的肌肉酸痛。

变-制壶之路不断求索

打泥条的本事学好了,制壶之路该如何走?

2010年,他怀揣一颗求学之心转辗至范永良大师的紫砂艺术馆,跟随其子范卓群老师系统学习制壶。师傅近距离教授其制壶技艺,围身筒,做壶嘴,试泥、烧制等。马吉心性纯良,又好学,深得师傅喜爱,两年求学经历让他懂得,学习的重要性

23岁,马吉已有几款作品略获殊荣,奖拿了几个,名气也越来越响。旁人以为他要自立门户,开始赚钱了,谁知他又跑去学花器,不免感叹几句,他胸中的抱负,他人大概不会懂。

马吉随高俊峰老师学习花货技艺。这让他第一次认识到壶还可以这样做,他慢慢融入属于自己的风格,做自己喜欢的壶型,也变得更加热爱生活,会用心观察身边的一切,一草一木,一花一鸟。

行走于丁山古南街上

有人说他傻,会做壶了,不赚钱反而跑去学习花器,纯属浪费时间。他不语,在某种层面上讲,时间对每个人都很公平,而他选择更有意义的事,得失并不重要。

花器不比光器,看似生动有趣,制作难度却更上一层。马吉喜欢挑战自己,也有一颗求知之心。做壶没有其他圈里的繁文缛节,手艺人靠手艺吃饭,好东西就无需太多语言。

在顾景舟故居参观学习

随高俊峰老师学习的这段时间,他虚心求教,观摩学习,世间万物皆可幻化成心中所想,眼中所见,好的创意是花器的灵魂,活灵活现的作品就是匠人手艺的体现。

专心做壶瞬间

这样想来,马吉明白了自然与创作完美结合的重要性。一有时间他就跑去山里,观察虫子爬动、树叶形状、脉络,花草舒展、凋零,在他眼里这些都是珍贵的创作题材。

原本花器是女孩热衷的手艺,他倒也颇具慧根,知识不分高低,学问也应包容性别,做花器不仅要心灵手巧,更要吃苦耐劳,马吉能吃苦,三年的求学之路对他来说倒也不难。

守-自己的方向不随流

16年,马吉开始跟随王福君老师学习,技艺日益精进。期间,表现出了自己好学的一面,深受师傅喜爱,最后竟然将自己的侄女介绍给马吉,两人因紫砂结缘,如今也已为人父母。马吉说:王福君老师是我的恩人,没想到紫砂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这么些许的收获,他很感恩。

同年,马吉与夫人沈阳成立个人工作室,时至今日他一直在学习,至少我们听到的是这样。现在他整天忙碌于自己的工作室,妻子一旁协助,同时也有自己的创作,日子美满幸福,他很知足。

在旁人眼里,不能功成名就,怎可偏安一隅,但他是紫砂匠人,是马吉。

很多人的一生都被洪流裹挟着走,大脑也被现实禁锢。但他是清醒而独特的,不迷失,不随流,也从不奢望所有的付出都兑换成金钱或功名,十年,他更愿意苦学技艺,清心明志,恐怕这才是激发马吉不断刷新大众视野的源头,身处其中的人如此悠然自得,与之共鸣的人又有何忧?

获-时光会奖励努力的人

做壶是从简至繁的过程,马吉喜欢简单明了的事物,所以光器是他作品的主要器型。以圆为坯,整体虽无过多装饰,但富有张力、有韵味的作品来之不易。

马吉的作品《禅钟壶》在第十六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获“中国工艺美术金奖”。

禅钟壶

这款作品是马吉众多作品中第一件获奖作品,临近比赛,并没特意准备的他最后竟摘得比赛头筹。意料之外,但收获与付出总有结果,不过早晚。

作品《闻雨》在2012年陶艺创新作品展评活动中,被评为金奖。

闻雨

不同于大诗人陆游的“夜阑闻急雨,起坐涕交流。”该作的创作背景是清新明快的,倚窗观雨,侧耳聆听,水滴缓缓滴下,泛起了紫砂壶上的一阵涟漪,以此为题,精心创作。

作品《福道》在2013年中国厦门茶叶、茶具、茶文化博览会精品茶具展评中,获得金奖。

福道

长寿、富贵、健康、美德、善终,这是中国人对“福”做出的最早阐释。马吉老师将更多的古人智慧融入作品创作,福我利他,道行天下 。

作品《玉龙禅钟》在2014年,被宜兴市徐悲鸿纪念馆、宜兴市美术馆永久收藏。

玉龙禅钟

此壶是马吉与王福军老师的合作款,作品身筒略收,张力十足,肩部挺扩,制作难度大,刚制作时壶肩总会坍塌,往往算好比例,结果还是屡次失败,花费一个多月才得以成形。

作品《合福》在2016年中国名茶博览会碧螺春文化节中国紫砂艺术精品展中,获得银奖。

合福

此壶以茶入梦,以福入壶,人壶合一而没有分别,全然渗透于天地之中,与万物融为一体。

马吉其道在于做事不考虑功禄、不考虑非誉巧拙,甚至无形体四肢之思,这是艺术之福,亦是匠人之道。

与紫砂相交十年,马吉的作品受到越来越多壶友喜爱。这十年间,马吉走进了紫砂的天地,也让紫砂融入了他的生活,成就今天的他。

马吉说:紫砂是一种文化,是民族的精神,也是丁蜀子民的责任,他有义务保护和传承,更希望将来可以成为后辈认可的老师,将这门技艺继续发扬。因为,他爱紫砂,一颗心全部融入其中,是他唯一的爱好……

匠工之器,品质之心,实则是创作之精神。 它是自然界所不具有的,而是经手艺人长期实践、磨砺、创造出来的美。相似的泥土,传递的是不同的情操、追求和感受。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