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峰等极端高海拔地区,身体会发生什么变化?

2019年珠穆朗玛峰登山季至少已有11名登山者遇难,这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主要是因为登山者过多导致山顶交通拥堵,登山者不得不忍受恶劣气候,站在危险的山脊上等待,这使登山者在所谓的“死亡区”滞留时间延长。

专家表示,如果身体并未适应高海拔,长时间的等待会影响大脑的神经功能,从而使身体感到更加疲劳,让登山变得更加困难。

Chris Dare是一名牙医,今年也攀登了珠峰,他表示:“每前进一步都需要经过数小时等待,而且每步都很危险。当你站在只有20厘米宽的山脊上时,如果迈错了一步,就会掉下去。我以为我会死在那里”。Dare说,他花了12个小时走了原本只需要6小时的登山路程,并且在60公里/小时的风速和温度低于-50摄氏度的路段因道路堵塞而停留数小时。

“待在死亡区时间的延长意味着发生极端高原反应脑水肿的可能性增大。”麻省总医院医生、同时也是狂热的登山爱好者Paul Firth解释道,“极端高海拔常会引起神经功能障碍从而让人变得混乱。而登山者在混乱、恍惚的状态下将难以进行自救。”过多的液体进入大脑会导致思维混乱和肢体笨拙的情况同时出现,而这对于每一步都很关键的登山者而言很可能会是致命的。

高海拔对身体和大脑的影响

急性高原反应大约从海拔2500米开始出现,其症状主要表现为头痛、恶心、头晕、疲劳和虚弱。通常,人们需要好几天时间才能适应高海拔。在海拔3600米处,身体出现的症状可能更为严重,可以演变成脑水肿或肺水肿,即过多液体渗入脑部或肺部。在海拔5000米处,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大约是海平面的一半,这意味着必须加快呼吸速度以弥补。海拔8000米处,登山者必须使用氧气罐来补充氧气。Firth说在这一海拔发生脑水肿是比较普遍的,因而这也是最危险的高度。

Firth认为治疗高原脑水肿的最佳方法就是降低海拔,但是路途狭窄和交通拥堵则会加剧该症状。由于拥挤,登山者无法快速下山,导致部分人因未能及时接受救治而死亡。所以很重要的一点是让登山者能够知晓脑水肿及高原反应的症状,这样当他们出现症状时可以及时返回。但Firth也承认,当人们如此接近顶峰时,即使意识到自己已经出现高原反应,想要回头也是很难。事实上,比起继续攀登,做出放弃继续攀登的决定往往更难,大多数死于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都是在下山途中发生的意外。

关于麻省总医院

麻省总医院成立于1811年,是哈佛医学院最初设立的且规模最大的教学医院。麻省总医院研究所是全美最大的以医院为基础的研究机构,下设艾滋病毒/艾滋病、心血管研究、癌症、计算及整合生物学、皮肤生物学、基因组医学、医学成像、神经退行性疾病、再生医学,生殖生物学、系统生物学、光学医学和移植生物学等主要研究中心。据2015年自然指数(Nature Index)发布的数据,麻省总医院是在顶尖科学期刊上发表论文最多的医疗机构。2018年8月,麻省总医院再次荣登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美国最佳医院”排行榜中的荣誉榜(全美共20家医院进入荣誉榜)。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