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 —自驾阳澄湖吃大闸蟹记

江南水乡总给人以温柔婉约之感,这里的生活也像是小河里的水一般,静静的流淌着,恒古不变着,少有热血沸腾的瞬间,亦罕见激情澎湃的时刻,如有狂风大作之时也如湖面之水荡起一番涟漪后又静如镜面。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似乎面对任何事都都能宠辱不惊,从容淡定,或许对于水乡之人来说,他们不会打破那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日子,或许是骨子里早已被那水道给磨平了性子,一辈子就想这么平静度过,和婉安然。



只有一个场合会让他们抛弃平日里的那种淡泊,焕发出一种别样的东西,当然即使是心中的热情似火,他们也会隐忍着,那种热情被刻意的压制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那是面对最珍视事物的小心翼翼,面对最喜爱的事物的情不自禁,世间何物能让人如此,唯有美食,唯有美食不可负也。



说起吃,中国人是可以与你谈上三天三夜都有说不完的话题的,这是祖辈流传下来的一种传统,劳作之余饮上一壶凉茶,或是丰收后收获的一番美食,亦或是时令节气贪上的那一口吃物,中国人对于吃总是苛刻但是又是宽容的,春日里能吃上第一口鲜嫩的绿,夏日里能尝到解暑的滋味,秋日里获得收获后的一桌子菜,冬日里围炉旁的一口热,中国人在吃上尤为重视,仿佛上了战场一般,能吃便是一生最大的幸事。而在中国,吃又是有着地域特色的,北方人的豪爽,南方人的精致,地域将美食分割成不同的成分,组合起来便是一场鲜活的中国史,而食物由原来的温饱之物发展至如今的各色各样,这一点在南方体现的淋漓尽致,特别是苏州更可以说得上是其代表。



没有了北方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畅快以后,苏州人对于美食有着传统苏州文化特色,对于吃苏州人有着不同的见解,正如同喝酒一般,北方人的大口碗到了苏州成了小盏,一饮一啄,酒香顺着口腔流到喉咙,香气在舌尖,喉头一首,叹出一口酒气,这一饮没有了洒脱倒有着淡泊宁静,而苏州人的精致在吃大闸蟹的时候又被上升了一个高度,刚到农历的八九月份,苏州巴城镇的阳澄湖内的大闸蟹膘肥体壮,青壳白肚,金爪黄毛,十肢矫健。蒸熟后肉质膏腻,雌蟹黄似金,雄蟹膏若玉,滋味鲜美。蟹中之冠,当之无愧。而吃大闸蟹又是一个讲究活,外行人吃大闸蟹可谓是囫囵吞枣,还没尝到个中滋味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这对于苏州人来说是不能接受的,不是讲究,而是出于对自己热爱的食物的一种小心翼翼和尊敬,大部分苏州人吃完大闸蟹还能将大闸蟹的壳摆成原有模样,可谓是令人惊叹,从食材准备到食用,这种对于美食的敬意,把苏州人骨子里的精致和淡然体现得淋漓精致。



对于外地人来说,八九月的苏州正值秋高气爽之际,没有了两广一代的烦闷,没有北方的干燥,八九月的苏州巴城,金菊与湖光共映,秋日与秋分相交,正是旅游赏景的好去处,到了巴城,不吃上一份新鲜的阳澄湖大闸蟹就不算来到阳澄湖,可谓是:不到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八九月正是吃阳澄湖大闸蟹的好时节,这时候吃上一份蟹黄,饮上一杯黄酒,赏着湖光,看着菊花黄,倒也是美得有一番滋味。而八九月的阳澄湖,正是有着别样景色的,路旁旅客纷纷,店家热闹非凡,渔家丰收喜悦,如此美景如何不去?如何能够辜负呢?当然外出旅行之际,商家与店家也是鱼目混杂的,在阳澄湖亦是如此,想要吃上一份正宗美味的大闸蟹则需要各位看官生得一双慧眼,当然如若嫌麻烦,在阳澄湖巴城有着这样一家老字号的蟹庄,巴城阿四蟹庄庄里店家为人和善,店员待人以诚,庄内景色宜人,亦是旅客的好去处,在巴城阿四蟹庄中,饮得一杯黄酒,菊黄膏肥,如此美景与美食,卿若去上一番,倒也不负此生也。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