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台南方有嘉木

湖口坐落在湖南茶陵东南部,紧邻万洋山脉的云露山区,倚座在笔架峰山下,茶陵母亲河洣水穿境而过,在湖口形成了山区、沿河、西厢三个自然片,湖口因洣水在境内圩成湖形而得名。

湖口有座名山,曰青台仙,座落于笔架峰山中,山上有一片上千年的古茶林,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嘉木风可“催”,相思不可断。

湖口青台仙除了盛产古茶以外,还盛产龙虾花,这是一种原始花被亚纲、凤仙花科的珍稀植物,据说发源一亿年以前。龙虾花长在绿叶下面,花柄像一根青丝线,俗名叫“青丝吊龙虾”,花悬吊在叶子下面,争艳斗妍,微风中活蹦乱跳,状如鲜活龙虾。

龙虾花来自大海,更依恋炎帝崩葬茶山之荫的青台仙。龙虾花告别远古,迷恋今生,长在青台仙栉风沐雨的旷野之中,芬芳浸入青台仙的迷雾,斑斓溶进青呈河的源泉。

己亥年初夏5月25日,笔架山下迎来了茶陵文联一群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文化人,他们曾经期望通过读书,创业,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继承父辈旗帜,指点井冈山脚下那块小江山、激扬那段小文字,有人做过“三十年和尚不居庙,六十载春秋著华章”的励志楹联,有人立志“一支笔,一张纸,一双脚板闯天涯”,也有人笔走龙蛇“读破万卷,神交古人”。

这群人带着外面世界的晕光来到静静矗立了万年的青台仙,喝着东阳街润兴和茶庄邱八先生炒制的千年野生古茶,听着巧文玉女叙说中飘来的淡淡茶香。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看山心静、看海心宽,在青台仙博大的格局面前,这群人的心前所未有地静了,静静的边走边聆听青呈河的潺潺流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名利场上人,居然能和和气气、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喝上一杯青台仙的千年古茶,慢慢品咀领悟她的千年茶语。

茶陵人天生喝茶长大的,骨子里透出茶香,我本没有这般为了禅定而附庸风雅喝茶的习惯,更谈不上要和文人骚客切磋茶文化,我只是想在解渴的同时借着这1000年的茶香、茶苦、茶涩打开我的思绪,想一些平时没时间细想的问题,让这千年古茶在杯子里浸出淡淡的绿色、飘出淡淡的清香、跳出淡淡的茶韵,细细品味千年茶韵的天然本色,细细领悟千年古茶的人间真味。

貌似老子他老人家说的,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味必淡,上大学时就是儒商做派的邱八同学大器晚成顿悟了茶友才是真正的朋友的入世哲学,遂开了取名“润兴和”的茶庄。

我认为人生之所以能品味出“稀、淡”,其实就是一种老子的无我意境。

淡如的生活会让人无欲则刚、行为磊落、心里踏实;淡泊的君子之交会使人轻松坦然、了无负担;淡雅的衣食住行、一茶一饭、一菜一汤,使人抛却无休止的物欲奢求;淡定的举止令人从容不迫、龙行虎步而不失温文儒雅,如格局伟大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淡然的微笑显示出男人的宽厚与稳重、成熟与大度,透出内心为他人着想的善良。

平平淡淡的思念却包含了浓浓的真情、切切的惦念,溢出的是亲朋挚友之间最真最纯的情感。

要下山了,明天如果还是琐事纷繁、心浮气躁、烈火烹油的生活,那就应该沏上一壶青台仙这样的古茶,静静地坐在“润兴和茶庄”这样韵味的院子,和着邱八这样的悟者,伴着玉女巧文这样的清雅,让自己偷得浮生半日闲,在淡淡的茶香里,品味出淡的味道,顿悟淡的意境。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青鸟恋茶荫,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只要身边还能听到“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上辈人谆谆嘱咐,不管身在京畿还是青台,都是一种人生难得的美妙,未尝不是一种超脱、不是一种幸福。

南方有嘉木,北方有相思,嘉木风可“催”,相思不可断。人生往往在蓦然回首然之时方可顿悟:在寒冷的日子,被一双温暖的手牵起,就能十指相扣,青丝白发携手趟过沧桑的流年;在墨黑的夜晚,有一豆莹莹烛光,就敢踏实向前,步履踟蹰相伴走过寂寞的岁月。

也许有青台仙这样的顿悟了,我们就会减少很多愚蠢的名利烦恼,这样就知足常乐了。

白竺道长·吴宇欣

2019年5月27日于罗霄山下

0 条评论

目前没有人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